十年的永夜与黎明,灰色传奇。

天本清明,凭谁覆灭?

【叶修中心向】时光碎屑[上]

为何什么都怪我!为何!为何!

我们之间的爱哪去了?!

抱歉下篇得等我考完试回来啦,还有30天!

回来一定补!

【然而懒癌晚期的我自己都不信×

Makuga_我这么可爱你竟取关我:

#又名叶丽丝梦游奇境


#未完治愈向、甜出新高度新境界!


#主隐伞修隐all叶all但我们的宗旨是不刷cp不刷cp不刷cp就算被看出来了我们也不刷cp


#暗搓搓蹭了伞修tag只是因为伞修相关占篇幅太多要怪就怪我小伙伴XD


#小伙伴 @茫然天  


#这是一条定时发布




◇是我的部分【MaKuga


◆是歌词部分【歌词来源《hands on me》


□是小伙伴的部分【 @茫然天 












——————————————————————————————


 



不过是个和往常并无任何差别的早晨。


 


早晨八九点的阳光是他起床的闹铃,永远标准而尽心尽职。每当那面污迹斑驳的墙壁上的旧时钟咔哒咔哒慢悠悠走到九点过一秒的时候,轰轰烈烈的光线就伴着“唰啦啦”一阵无声的喧闹争先恐后地冲入这个狭小的、冰凉凉的窗户。


 


叶修一脚踹开压在身上的笔记本,努力地把自己从缠得紧紧的毯子堆里解放出来,却在四肢扑腾的时候撞到了立在床边的木头椅子。“咣当咣当”,歪下的椅背撞向旁边红木掉了漆的旧木书桌。桌面上废弃矿泉水瓶扮演的笔筒立刻虚弱地翻倒,吐出了前夜攒下的一滩沾满了烟灰的悬浊凉白开。


 


“靠…”


男人揉了揉一头摊得乱七八糟的黑发,把被子卷从身上拔下来的动作做得像上厕所脱裤子一样熟练。他眯着快被耀眼阳光灼伤的眼睛,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一边把昨夜忘记脱下的白色袜子拽下来,丢到脚边。


 


 


 







I first saw you at the videoexchange.


I know my heart and it willnever change.


This temp work would bealright if you'd call me You'd call me. 


I lie awake at night And foryou I pray. 


 


 








 



你见过黑夜吗?


如果你曾一个人在黑夜里行走,穿过一条条无法被双眼看见的空荡荡的街道,天地之间寂然无声,白天里明明无比熟悉的景物都只能用双手、用步伐去丈量。我想那一定会是一种奇妙的体验,因为只有那样,你才会无比珍惜出现在视野中的每一道光线,远方每一个模糊的光影轮廓,路边每一盏昏暗的暖黄色的路灯。


 


我想你现在就处在这样的黑夜里。


 


浓稠的黑暗紧紧地束缚着你的四肢,它像是恶作剧一般伸出无形的手蒙住了你的双眼。你摊开手掌,把绷得僵硬的手指递到自己眼前,弯曲,再绷直——没有用,你的眼睛像是失去了连接信号的传感器,只有你的大脑在一遍遍的告诉你的肌肉运动、运动、运动。


 


现在请抬头向上看,睁大你的双眼。是的,现在不再是单一的黑暗了。想必你已经能体会到我刚才所说的,想把每一缕光线当做传家珍宝剪下来关进保险箱里的那种冲动。哪怕那只是一颗小小启明星,但是它在发亮、发亮、把它全身燃烧起的蓝色的火焰统统装进你的眼睛里。


我想现在你看到的亮起的不止一颗星星了吧。在你的四周,头顶和脚底,左手边和右手边,刚开始是一颗一颗接力般缓缓地亮起,再是两颗三颗,然后是一群一群一大片一大片地亮起。最后就像按下了总电闸的开关,伴着咔嚓一声脆响,你的四周亮起的是星星点点的松散离合的光影,无不是深邃夺目的光芒。


 


但是我想这样的美景已经引起不了你的注意了。你的视线——那只使用恢复如初的传感器——现在正聚焦在一个正在逐渐膨胀的光影上。那是一团白色的光,衬着黑色夜幕做成的背景显得更加纯净而灿烂。


我想你应从未见过这样的光芒,那并不是寻常人类所理解的、将所有除了黑色以外的颜色混杂在一起然后提亮——白色的本质并不是所谓的亮,那只是光芒、直射人眼底的光芒。真正的白色应该向你现在所看到的这样,划破暗夜就像利刃划开柔软的豆腐皮,没有任何杂质,不需要任何衬托。


我想你现在应该明白了——白只是黑的对立面罢了。


 


去珍惜白天吧,珍惜那纯净通透的阳光。从星光中走来的使者会带你到世界尽头。


 


 








 



We crossed the deepest oceans,


Cargo across the sea,


And if you dont believe me,


Just put your hands on me,


And all the constellationsshine down for us to see,


And if you dont believe me,


Just put your hands on me. 


 


 








 



像是暗流涌动,拍上岸边的轰鸣。


黑暗如潮,一浪一浪,吞吐着暗淡无光的孤寂。


如果巨大的黑幕下,天空只有深夜——


 


何处去追寻,何处去追寻,那光。


 


滴答。


若闻雨声。


雨水打在伞上,溅起,化作一缕一缕透明的烟气。或从伞面滑落,在地上砸开一个漩涡,一圈一圈在视线之外荡漾开来。


很远,所以视线飘渺。


 


叶修双手插在口袋,漫不经心地走在无尽的黑暗里。或许是曾在网游里浸泡了太多年,听力好得可怕的他在听觉视野中勾勒出了大概的情景。


声音的波纹离他很远,而叶修的眼前却是一片浓重的黑暗,就像走进了阵鬼的暗阵——总之他坚信不是自己的眼睛瞎了。他似乎对这奇怪的消沉有点郁闷,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却在最后翻遍了全身都没找到和他相亲相爱——不,是相依为命的烟。他有些烦躁地挠了挠额前垂下来的散乱的刘海,大拇指指腹无意识地擦过了冰凉的脸颊。


 


他突然停住了脚步。


毫无征兆地,前方出现的——是光。


是一束尖利的白光,像一道刺眼的利剑劈开他眼前的黑暗,然后是更多、更遥远的白色光束,聚拢在一起又散开。他从前从未见过白得那么纯粹的光芒,那样耀眼得仿佛照入心底。


在那些散乱的光影中间、在那些斑驳的亮度之间,站立着一个身影。


 


浅棕发的少年周身环绕着柔和的、淡淡的光晕,就像是从前无数个无眠的深夜他在刀光剑影的间隙无意识地回想起的,房间床头永远为他留着的那盏灯光。少年打着一把透明的雨伞背对着叶修,穿着白衬衣显得身形纤长消瘦。


 


明明是并不刺眼的光,却不知为什么在这黑暗中放大了无数倍,刺激得他想流泪。


那种…无比熟悉的…温暖和阳光。


 


实在是无法形容那种好像是孩提时丢失了最心爱的玩具而多年后它又以原样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感觉,熟悉而陌生、疼痛而欣喜。或许当年所有的悲伤和不甘都是为了在此刻宣泄而出。


 


少年转过身来朝他微笑,眉眼在柔光下模糊不清,只留下一个熟悉到深入他骨髓的轮廓。


“阿修。”


“好久不见。”


 


有水滴在地上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放大后像是打在心底泛起了涟漪,层层迭起。


 


好久…不见?


 


 










 



 


And all the constellationsshine down for us to see,


And if you dont believe me,


Just put your hands on me, ohno. 


 


 


 











少年的出现像是带来了全世界,无数的色彩和光怪陆离在一瞬间全部填满了这黑夜,交织着呈现。巨大的黑幕被揭开,从天边的一个角开始逐渐染上生机。叶修和那少年隔着纷呈的碎片站立着沉默。


直到视线终于有了交点。


 


叶修想开口喊他,然而那个名字就在心底一晃而过,只留下一道残影,无法捕捉,无法辨析。


 


少年松开伞柄,无形的风掀起他柔软的发丝和衣襟。伞面化作无数蒲公英的种子飞散在空中,白色的丝状的羽毛纷纷扬扬在空中飘悠。少年向他张开双臂,像是迎接,白色的蒲公英在他身后扩成巨大而洁白的羽翼。这场景美得仿若坠入凡间的天使。


 


 


少年朝他微微垂眉,是熟悉的温柔的眉眼。


 “欢迎来到你的世界。”


 


 


 











The subway radiates with heat 


We've barely met


And still I cross the streetto your door


 


 


 







窗外的晨鸟在扯着嗓子嘶喊,淡黄色的光辉透过洗手间狭小的窗户照耀进来,投映在白色的旧瓷洗手台上,伴着水波皱起五线谱的形状。


叶修嘴里叼着刚点上的烟,伸出手去拽下挂在旁边的格子条纹的毛巾浸进水里。他打开左边藏在镜子后面的储物柜,在一堆花花绿绿的荣耀周边马克杯里翻出一盒未拆的崭新牙刷。草草撕拉开纸质的包装后同掉了原色瓷杯丢进水里,和毛巾边沿掉下的线头一起合着水面清脆的声响起起伏伏。


他眯起眼睛,头也不转地继续寻找隐藏在柜子某个不为人知角落的薄荷牙膏。柜子嵌在不高的墙面,他需要弯下脊椎、缩着脖子才能把视线塞进狭隘的空间里。站久了之后觉得肩膀酸得厉害,脊椎骨的关节像是在随着他动作的起落咔咔作响。


好一会儿过去,叶修才垂着眼把嘴里的快燃尽的烟头丢进旁边的马桶里,努力把下巴往上抬,时不时左右摆动、松动僵硬得快冻住的关节,手里捏着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绿色外壳的牙膏。他向左扭了扭脖子,视线恰巧落进了面前的镜子里。


 


一颗晶莹的水珠在男人的眼角聚集徘徊,猝不及防滑落下来,在苍白的皮肤上落下一道潮湿的痕迹。


 


 


 









We crossed the deepest oceans,


Cargo across the sea,


And if you don’t believe me,


Just put your hands on me,


 


 












 



应是荣耀竞技场的场景。


眼前只是一桩方形的竞技台,地面是红蓝的条纹马赛克,偶尔折射出四周乱七八糟的光线。叶修使劲动弹了下,把自己的手指伸到眼前——很好,自己现在什么都看得见。正当他想为自己目前还算满意的设定稍稍庆幸几秒,一道蓝色的剑光忽地从他身后砍来。


是这具身体条件反射的就地一滚救了他,剑光堪堪从他手指尖擦过,伴着炫丽光影效果的余韵的是滔滔不绝塞满视野的文字泡。


 


“30级光剑,蓝色品质,攻速10,用过你就会爱上它,保证比你的大剑更加顺手有爱!”


那个吵吵嚷嚷的剑客目不斜视,一路顺着风骚的走位像是在避让着什么或是追赶着什么,直接擦过了叶修假扮的君莫笑身边,带起的风开开心心地绕着千机伞柄的红丝带转了三圈。


 


随之而来的是个穿黑袍的术士,袍子的边缘是蓝色的光纹在一闪一闪。他举起权杖对着剑客的方向就降下了个六星光牢,顿时紫红色的六星法阵铺满了整个竞技台不大的地面,随着地毯烧灼的黑烟飞速缩小,将君莫笑的角色身形卡在了光影之间。


 


“手残想和他切磋两把,问他来不来……”


术士的黑袍飞快地消逝了,阴暗的身影和柔和的语音同风一起慢悠悠地散去,只留余音绕梁三尺,挑起男人的发尖。


 


“这人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他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输,只能说明输对他更有利。”


一身火红的拳法家直冲而来,自带的背景音乐是猛虎乱舞的虎啸嘶鸣。漫天的光影是拳法的错乱繁杂,千万拳影归集到一起如同主人一如既往的风格,快如幻化成一道闪电。是火光,是熊熊的烈焰,自全身而起,燃则燎原。


 


然后是牧师的白色十字架,当神圣之火在身周燃起。希望祷言是白色的精灵缓缓漫上牧师的布袍,闪着银光的丝线自动编织成幽延复杂的纹路。


 


“十分之七勺,就用他那里的那个塑料小汤勺。”


牧师推了推划到鼻梁三分之一处的金边眼镜,举起手唤出了天使之翼,偶然坠下的羽毛像一片流星划破空际。


 


然后是枪炮师奔腾的炮火,气功师翻滚起伏放出的念气决,魔道学者骑着扫把飞过扔下一颗星星,路过的流氓拍上的板砖,两个鬼剑各自丢下了一个冰阵一记满月斩,一个机械师不小心留下的电子眼在地面红蓝的色块之间滚得欢快。


然后是一个沉默的神枪手,沉默地站在热感飞弹留下的深坑里,举起左手的碎霜洒下一团乱射的子弹。他身后的魔剑腰间扎着黄黑的绸带,哗啦啦劈下一记地裂波动剑。


 


“大家都很出色。”


 


 


最后的硝烟散去,他看见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神枪手站在竞技场的最角落,什么举动也没有,只是静静地、与微风一同逐渐散去了。


一道细微的裂缝从房间东南角开始蔓延,蜿蜒曲折如同爬行的黑色蜒蚰,渐渐有细末般的粉屑撒落,愈来愈大块,逐渐开始伴着崩裂的声响。房间的天花板上是黑色裂缝组成的网,就像诅咒的阵印在向四周的墙面延及。


大块的碎石砸向地面,扬起的粉尘就像时间河流边纷扬的雾气,汇入了渐起的烟尘大潮里。耳边是樯倾发出的沉闷巨响。


一切都逝去了,在这平平常常的竞技场房间里。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And all the constellationsshine down for us to see,


And if you don’t believe me,


Just put your hands on me. 


 












-TBC-


 


 








【部分语句引用来源


 


“30级光剑,蓝色品质,攻速10,用过你就会爱上它,保证比你的大剑更加顺手有爱!”【第二百零一章垃圾的下场黄少天】


“手残想和他切磋两把,问他来不来……”【第一百八十五章可惜是手残喻文州】


“这人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他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输,只能说明输对他更有利。”【第二百五十五章得到了什么韩文清】


“十分之七勺,就用他那里的那个塑料小汤勺。”【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热血躲避球张新杰】


“大家都很出色。”【第三百一十三章 新闻发布会周泽楷】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伞哥百度百科经典语录——不要这么随便!】








《hands on me》歌词并附翻译【摘自网络】




I first saw you at the video exchange


第一次在录像店见到你 


I know my heart and it will never change


我就知道我的心将永远属于你 


This temp work would be alright if you''d call me You''d call me


如果你能与我联系,哪怕做个临时雇员我也愿意 


I lie awake at night And for you I pray


夜晚我辗转难眠,只为你默默祈祷




We crossed the deepest oceans


我们跨越最深的海洋 


Cargo across the sea


漂洋过海得以相遇 


And if you dont believe me


如果你不相信我 


Just put your hands on me


就请把你双手放在我胸口 


And all the constellations shine down for us to see


漫天星斗为我们闪耀 


And if you dont believe me


如果你不相信我 


Just put your hands on me, oh no


就请把双手放在我胸口




The subway radiates with heat


地下铁人潮汹涌 


We''ve barely met


你我甚至还未相遇 


And still I cross the street to your door


但我却穿过街道来到你门前




We crossed the deepest oceans


你我跨越最深的海洋 


Cargo across the sea


漂洋过海得以相遇 


And if you dont believe me


如果你不相信我 


Just put your hands on me


就请把双手放在我胸口 


And all the constellations shine down for us to see


漫天星斗为我们闪耀 


And if you dont believe me


如果你不相信我 


Just put your hands on me, oh no


就请把双手放在我胸口




Some day when our stories are told


某一天当我们的故事又被提起 


They''ll tell of a love like this


就会是这样一个爱情故事 


When our descendents are all growing old


我俩的子孙代代延续 


A thousand years''ll be singing


这个故事也将千年传唱




We climb Tibetan mountains


我们一起攀登西藏雪山 


Where we can barely breathe


几乎不能呼吸 


I see the Dalai Lama


我看见那达赖喇嘛 


I feel him blessing me


他也在祝福我 


And all the constellations shine down for us to see


漫天星斗为我们闪耀 


And if you dont believe me


如果你不相信我 


Just put your hands on me, oh no


就请把双手放在我胸口




Your hands on me


放你的双手在我胸口 




I first saw you at the video exchange


当我第一次在录像店见到你



评论(8)
热度(6)
  1. 茫然天牙十六岁 转载了此文字
    为何什么都怪我!为何!为何!我们之间的爱哪去了?!抱歉下篇得等我考完试回来啦,还有30天!回来一定补

© 茫然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