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永夜与黎明,灰色传奇。

天本清明,凭谁覆灭?

【全职】末日余晖01


*私设背景,末日废土流

*私设苏沐秋一直活着

*ooc预警

*也许挖坑不填,慎入

*主伞修伞,副双花喻黄【大概】



第三次星烬之战过后,荣耀大陆终于归寂于末日废土。

大面积的焦土,遍地的核辐射,无数生物物种变异,带上了感染源。

纯净水和未污染的食物成为各方争夺的目标,各式各样的属性金属在这时候派上了真正的用场——战争。

未被感染或受到辐射的“原体”为了生存,展开了清扫围剿感染体的行动。而在“原体”之间,也仍存在着各个独立阵营的竞争。

一名男子突然从一片钢铁的废墟里钻出来,他甩了甩酒红色的头发,拍掉身上的浮尘。

“真是的……又不是没有人了,干嘛非要我一个人来查。”他从手腕上取下一个橡皮圈,把自己过长的头发扎成马尾,“还有两个地方,查完就可以回去睡觉了!”男子一边嘟囔着,一边开始朝某个固定方向跑去。

他的速度很快,但呼吸均匀,只是面色因出汗而有些潮红,这种时候忽略背景和他腰后别着的手枪,更显得像一个普通的大男孩。

然而没一会,奔跑中的男子突然停了下来。


那是张佳乐在叶修突然销声匿迹失踪了好几年以后再次看到他。

准确说是在叶修把他的武器给了接替者孙翔以后。

彼时他一手拎着黑色的战矛却邪,矛尖点地,整个人隐在缭绕腾起的烟后,唇角勾起的笑容轻蔑。

那时候他只是站在那里,就早已锋芒毕露。

而现在,他看到的叶修普通的像是收敛了所有气息,不但没有带着却邪,而且正背对着他蹲在一潭很小的死水边,身旁的地上插着一柄银色的长柄伞,伞柄后坠着细碎的流苏。

他很少看到叶修背对着别人——或者说在以前,即便叶修背对着别人,他的背后也有着另一个人守护。

一个……真正的神枪。


他静静的看了很久,对方也没有一点反应。他开始怀疑那个人是不是叶修。

很难说,虽然背影很像,但毕竟没有正面看到。

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可能随时被过量辐射感染,变异甚至致死。

如果真是感染变异的话……

张佳乐从腰后拔出手枪猎寻,弓步,端枪,瞄准,直到他扣动扳机,也不过一瞬间的事。

顶针撞击,发出一声极其细微的“咔”。

那声撞击声响起的同时,被他瞄准的那个人几乎是瞬息间就已经从地上弹起来,一把抓住身旁的伞甩起来,像狙击枪那样平端。

张佳乐看到对方的伞尖火光一闪,两颗来自不同方向的子弹剧烈的相撞下化成齑粉。

对方开枪后手下根本没停,直接朝他冲过来。

那把伞是什么材质他说不上来,但他看到被撑开的八块伞面上繁复的纹路都在闪烁着金属的光泽,冰冷而尖锐。

张佳乐一边后退一边射击,一个小巧的手雷骨碌碌滚到对方脚下,对方撑着伞面,却像是顶着盾,子弹在金属的伞面上擦出细小却绚丽的火花。

“3,2……”张佳乐数着,就在他数到1的那一瞬间,对方突然反身把伞尖对准手雷的掉落地,同时轻轻后跳。

轰鸣声响起,冲天的火光猛地窜起,爆炸的热浪推着伞反而把对方送的离自己更近。

张佳乐只是微微愣神一下,便飞快的拆下弹夹换上新的特制子弹,那种子弹出膛两秒后会自动爆炸成绚丽的色彩效果。他用乱射在空中,地上,打出一道光影缭乱的屏障。

百花式打法,最大限度扰乱敌人视线。

然而他的这个敌人并没有被限制住,根本就是毫无影响。对方冲进光影中,把伞尖对准他的方向,张佳乐看到那柄伞的伞面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方式逆翻上来,八截伞骨尖端分别滑出细长的薄刃,从八个方向并成冷色的矛尖。

张佳乐迅速后退,想借着绚丽的光影效果闪避一下。那把伞已经变成了一把矛——尽管造型有点怪异——攻击距离直接翻倍。然而已经迟了,对方一个前突矛尖一递就抵在他的喉咙上。

对方行为上的某种寒意透过矛尖传递过来,张佳乐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这个时候,他才清楚的觉得,对面那个人,根本不是嘉世大换血期间什么所谓“身手及感官变得迟钝”被赶出来的人,而仍旧是当年一矛挑破繁花血景的斗神。

华丽的光影慢慢变得稀薄,然后散去。

张佳乐看着对方,对方也看着他。

那人苍白的脸上写着轻漫和懒散,黑色的瞳子像是沉寂的冰,嘴里还叼着一根燃了一半的香烟——在末日废土的世界里,烟这种旧时代的东西基本属于奢饰品,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弄来的。

这幅模样的,除了叶修,还会有谁。

“果然是你。”两人异口同声,说完不禁又笑起来。

“我就说,这么花哨但是压根打不中的打法,除了我们联盟一枝花张佳乐还有谁?”叶修放下手里矛形态的千机伞,弹了弹快燃尽的烟。

“瞎说什么呢叶不修!你才是花!”张佳乐气鼓鼓的冲叶修开枪,结果弹夹却自动弹了出来——

弹夹空了。

叶修眉角轻挑,看着他笑而不语。

张佳乐恨不得把枪托砸在对方那张嘲讽脸上。


“你怎么跑这来了?”说话的是张佳乐,他一边跟叶修朝行进地走去,一边把玩着自己的手枪。

叶修撑着伞走在张佳乐后方,听到这话他斜视对方,“怎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

“我是问你你家那个神枪呢?”张佳乐翻了个白眼,“你怎么跟个怕晒黑的小姑娘似的还打伞。”

叶修闻言立刻抬手做远目状,“我家神枪怕晒黑怕辐射在家歇着呢不是,我就只能自己打伞出来了。倒是你家那个狂剑呢,怎么舍得花一样的乐乐出来晒辐射?”

“你滚!”张佳乐骂他,“什么花什么我家的乱七八糟的。大孙他……你知道的。”

“怎么,感染蔓延了?”叶修转了转伞给张佳乐也打上,亏得这伞大,两个大男人打还不算太挤。

张佳乐“嗯”了一声又沉默了。

孙哲平,张佳乐的搭档,曾经繁花血景的创造者。他的武器是西式重剑葬花——听起来颇为文艺,其实是个剑比人狂的疯子。右手曾被感染过,但蔓延的相当慢。就在张佳乐和孙哲平都以为他们还能大干一场的时候,孙哲平的感染突然加重,他几乎没法控制自己的右手。

“你可以找能消除感染的圣水啊。”叶修这么说着,一口烟喷在张佳乐脸上。

“那不是假的吗!”张佳乐连被喷烟都顾不上了,一把抓住叶修的手臂,“我一直以为是联盟编造出来的!真的有啊?!”

“真的啊!”叶修信誓旦旦,“集齐四个联赛冠军就能召唤神龙……不是,得到圣水。”

“滚!”张佳乐怒了,联赛是每年为了争夺大陆唯一没被污染的极地的管理使用权所进行的一次联合赛事,前三届冠军都被叶修带领的嘉世给抢走了,他和孙哲平所在的百花除去第一赛季没参加,接着连着三年都是第二。

“说不定真的有呢?”叶修冲他眨眨眼,“再拿一次冠军我就有圣水了哦。”

张佳乐再次给他翻了一个白眼,“就算是真的,你要圣水干什么?”他没错过刚才叶修眼底滑过的一道异样的黑色。

“跟你一样。”叶修淡淡的说着,把已经燃到底烟头扔在地上踩灭。

张佳乐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苏沐秋吗?”他皱起眉,不知在想什么。

“是啊。”叶修转着手里的伞说。

即便圣水真的存在……也只有一份。

意味着,只能救一个人。

他暗自握紧了手里的猎寻,“说吧,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有线索,你也一直没停止过寻找。”叶修就着重新点燃的烟深吸了一口,神情淡漠的看不出感情,“我这也有线索。来合作吧,你没法拒绝,就算是为了你自己。”

张佳乐沉默。的确……他没法拒绝。

所以张佳乐也看看向叶修,神色复杂的说,“把你手里的伞给我放下再说话!”

叶修“啧”了一声,放下抵在张佳乐胸口的伞尖。他们都知道,这种时候那把伞相当于步枪,随时都能打出子弹结束张佳乐的生命。

“既然你知道我不会就那么放弃,也没法拒绝寻找圣水的诱惑——”张佳乐说,“但你有没有想过,比起你一个人的能力,就算你是曾经斗神,我为什么不去找更大的势力?我不会再回百花,可我还有其他选择。”

“你什么时候跟黄少天一样废话这么多了?”叶修懒洋洋的笑着。

远在蓝雨的黄少天打了一个喷嚏,喻文州急忙问他是不是感冒了。毕竟在这种时代生病就意味着有被感染的危险。

“你错过了可以救大孙的机会啊。”叶修收起伞,“走了,不用想我。”

张佳乐没再说什么,只是默然的看着对方背影暗自握紧了拳。

就算曾经无数次败在你手下,叶修——

这一次,我不会再输了。

评论(6)
热度(36)

© 茫然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