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永夜与黎明,灰色传奇。

天本清明,凭谁覆灭?

#top30#【索夜】6.知更鸟和国王

6.知更鸟和国王【试阅×】


*私设西幻架空注意,夜雨是知更鸟,索尔是国王,这个具体会在回头的完整版里介绍说明

*这就是个段子,而已

*可能会有点ooc,但索夜的性格觉得并不是完全和喻黄一样,由于是西幻所以改动了一下

*勿喷,不喜出门左转右上点叉

*下面正经




古老的城堡,轻吟的歌。


01

有风拂起轻薄的纱,打出渲色的金。清脆的鸟鸣渐近,一只红橙色的鸟从层叠的纱下面钻进房间。

索克萨尔放下手中的书籍从桌边站起,他伸出手臂,鸟儿自然的扑棱着翅膀落在他的手心然后歪着头蹭了蹭。

「夜雨,」索克萨尔替它轻轻梳理一下羽毛,垂下眸子看它,「你有没有觉得你重了?长胖了吧。」

鸟儿几乎是立刻抬起翅膀左右看了看,抬起翅膀时羽尖的棕绿橄榄色仿若暗流,它在索克萨尔的手心转了一圈,抬头眨着天蓝色的眼看他,「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

「咳,」索克萨尔垂了垂眉眼忍住想笑的冲动,「你还是那么帅气,没胖。」他说,宠溺的就像哄着孩子。

鸟儿振奋的叫了几声,从他手里挣出来飞落肩头。

索克萨尔转身回到桌前,把一旁的温茶朝鸟儿方向推了推,然后继续安静的看书。

鸟儿从他肩头跳下来,伸着颈子熟练的在茶杯里喝水,丝毫不忌人鸟有别的样子。它喝完水便在桌子上踱步,似乎有些烦躁而急切,却沉默着没有打扰索克萨尔。

光透过薄纱透进来,在桌子上和索克萨尔的身上晃成影影绰绰的光斑。看书的男子银色长发披散肩头,华贵的黑色长袍滚着银边,眉眼被染成淡淡的金,手中拿着古旧而精装的书籍,高贵如同神祗。那只鸟也仿佛镀金一般,金色羽毛蓝色瞳子,一动一静,精致的像是从画中走出。

如若凝固抑或是永恒。

——时光可以就此停息的话。

然而几乎是同时,索克萨尔和鸟儿抬头看对方,索克萨尔微愣,然后笑起来。鸟儿则愉悦的扑棱了几下翅膀。



02

第一次看见这只知更鸟的时候,索克萨尔正在塔顶发呆。知更鸟的鸣声穿过很远,并以一种凌厉而迅疾的姿态冲了过来——

然后直直的撞进了他的怀里。

索克萨尔有些无奈的把这只鸟从怀里捞了出来,对方有着与众不同的蓝色眼睛,清澈的仿佛海天相接的远方,而眼底的温度又如水如冰。

所以他莫名的,对这只闯入的知更鸟生出了好感。

然而没多久他就发现他错了。

鸟儿在经历了最初撞懵了的状态以后便是露出了话唠的本性。用索克萨尔的话来说,是「就连叫声都比别的鸟长了不止两倍」。

索克萨尔一边替它顺毛一边听它唧唧唧唧的叫着,有些无奈,却又觉得安心。

「你叫什么?」他摸了摸鸟儿的脑袋。

明知道不会得到回答的问题。

然而这只有着与众不同特性的知更鸟立刻从他手里跳出来,在塔顶的薄灰上歪歪扭扭的划拉出两个文字。

「夜雨…?」索克萨尔轻笑,眉眼都弯成温柔的弧度,「你应该叫夜雨声烦才对,夜雨简直声声烦。」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话,鸟儿半抗议似的举了举翅膀去扇动他垂落的发丝,「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

索克萨尔把它放在肩头,微微闭上眼露出了罕见的,舒心的浅笑。

「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鸟儿不安分的在他肩头晃来晃去,似乎本来是想跳到他的头顶,却被那些银色的发丝吸引,一边自娱自乐一边像是诉说似的叫起来。

索克萨尔静静的听着,唇边始终挂着浅笑。



【2015.6.15】

——

这个写的比较早一直没写完,先放一点,回头有空写完再合并。

评论
热度(8)

© 茫然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