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永夜与黎明,灰色传奇。

天本清明,凭谁覆灭?

【全职】末日余晖02


*私设末日废土流

*ooc预警

*私设苏沐秋一直活着

*主伞修伞,副cp我也不确定有多少了。这章是韩张



太阳彻底消失在地平线下之前,叶修终于赶回他蜗居的地方。那是相当的简朴——甚至可以说是清贫了。

他把伞立在门边,进屋就看到苏沐橙正在戳自己养的仓鼠取乐。“我说你也真行,这小家伙在这种环境居然还能被你养的活蹦乱跳,浪费粮食。”叶修话是这么说,但他和苏沐秋也从来没阻止过苏沐橙继续养这个浪费粮食的小动物。他把快燃尽的烟摁灭在金属桌上,“你哥呢?他醒了没?”

“没呢,估计是等你回来他才想醒——”苏沐橙说着抬手指了指叶修身后,“那不是?”

叶修回头,倚在卧房门框上的男子正好打了个哈欠。

“沐橙下午好,叶修你回来了啊,”苏沐秋相当随意的走过来把叶修脖子一搂,把脸埋在他颈间奇怪的嗅了嗅,声音听起来很闷有些失真,“你身上这什么味?硝火……刚跟人打起来了?”

“遇到张佳乐了。”叶修说着替他理了理领子,“于是我们进行了友好的洽谈。”

“得了吧你,还友好的洽谈,就你这么嘲讽肯定是打起来了。”苏沐秋伸手去撩对方的衣服,“没受伤吧?”

“干什么呢你,在沐橙面前多不好。”叶修一脸正直的拍掉苏沐秋的爪子,在苏沐橙一脸“我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的表情下,非常认真的看着苏沐秋,说,“回房间再做。”

苏沐秋:“……滚。”


“你有事说…?”苏沐秋刚关上房间的门,还没转过身来,肩膀和腰上就一沉。叶修从后面搂住他的腰,把下巴搭在他肩膀上,灼热的呼吸近在咫尺从耳畔擦过,带起一阵酥麻又微弱的电流。

“我靠!你来真的?!”直到整个人都被压在门板上,一脸懵逼的苏沐秋才反应过来,挣扎着想走,然而叶修的嘴唇贴上他脊背的那一刻他忽然又不想挣扎了。

叶修的嘴唇只在他脊背上描摹了一圈就离开了,那是种有点干涩,柔软的感觉,不带任何欲望。

叶修没有说话,苏沐秋也沉默。

他知道,叶修描摹的那些地方,那是他身上感染具象出现的黑色纹路。而纹路的覆盖面积,又扩大了很多。

苏沐秋是在几年前跟变异的鼠群战斗的时候不小心沾染了感染源,在那些黑色的纹路出现之前,他——甚至连一直和他住在一起的苏沐橙,叶修——都没有发现。

随之而来的症状便是他出现的突然昏迷现象,每次昏迷时间越来越长,直到最近,他才能慢慢控制自己在什么时间清醒,但他能清醒的时间也仅仅剩下一个半小时。虽然对身体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叶修甚至苏沐橙都坚决不让他出门了。

而两年前,苏沐秋终于紧赶慢赶的完成了千机伞的制作,各个部件的完全更新则是靠叶修出门从旧时代的遗迹里扫荡劫掠材料,这也是张佳乐在路上遇到叶修的原因。

“沐秋……”叶修低低的叫他,“一定会没事的。”

苏沐秋哑然失笑,“说的好像我有什么事一样?”他回过头去,两人唇齿相交,彼此交换了一个吻,“放心,什么事也不会有。”

“吃饭啦!哥哥叶修!”苏沐橙敲了敲门,“有什么悄悄话一会再说哦~”

叶修懒洋洋的笑,撑着苏沐秋起身就出了门,“苏大大我养你可是很辛苦的,好好待着,跟沐橙吃吧我出去一趟。”

苏沐橙咬着管营养膏走过来,嚼着东西口齿不清,“叶修你不是刚回来吗?”

“突然想起来有个地方还没找过,不吃了,反正也不饿。”叶修说着拿起千机伞就准备出门,然而被苏沐秋硬生生扯着领子拽了回来。

叶修斜转过头笑,“怎么?舍不得?”

苏沐秋的目光落在他因被拽开领子而裸露出的颈上,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吧?”他顿了顿,似乎想问什么,最后却只是说,“……平安回来。”

叶修冲他笑了笑,那笑容里有一贯的懒散和某种……好像错觉一样一闪而过的宠溺。


“抱歉啊沐橙。”

当拿起另一管营养膏的苏沐秋坐在她身旁时,他一脸认真的,这么跟苏沐橙说。

苏沐橙反而突然笑起来,“说什么呢哥哥,是不是叶修又和你瞎说什么啦?”

“也不是他说什么……我只是觉得,有点愧疚罢了。”青年揉了揉自家妹妹浅褐色的头发,“让你跟着我过这样的生活。”

自从叶修和嘉世决裂,苏沐秋,苏沐橙又决意跟他一起,便也失去了大阵营的庇护,只能在荒野生存。如今有一处安身之地,有些能维持生理各机能的新型人工合成食物——俗称营养膏的东西,已是奢侈。

但对于苏沐秋来说,苏沐橙,他唯一的亲人,最爱的妹妹,最重要的人。这个分量真的要说起来的话那是远远比同样在他生命中无比重要的叶修重多了。

但他并不是叶修平时调侃时说的那种“妹控”,他只是对妹妹足够重视,珍惜。他希望她过的好,希望她开心,希望她幸福。

如果放在旧时代,那苏沐秋一定会把苏沐橙宠成自己的小公主,他想看到的是她幸福的微笑,穿着喜欢的洋装,戴着那些女孩子喜欢,但并没有什么实际用处的好看而昂贵的装饰,吃着佳肴,在自家种满花的花园里散步。如果她能那样轻松又愉快的生活着。

而不是——这样拮据的,流离的,像是逃亡一样的生活。

所以,他要跟她说“抱歉”。

对于他认为的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最幸福的生活,他没有能力给她。

“唔,我想想啊——”苏沐橙把食指竖在唇边嘟了嘟嘴,“吃不上那些好吃的水果啊甜点啊之类的,还没有以前嘉世那里那么舒服被我布置的很好看的房间——好吧也不是很好看,被剥夺了争夺净土的阵营资格,隔一段时间就要跑跑跑……这么说来好像是挺糟糕的!”她看着苏沐秋已经明显写着“好担心妹妹会嫌弃跟自己过的生活啊妹妹已经嫌弃了怎么办在线急!!!”的担忧表情,噗嗤笑出声来。苏沐橙展开刚才扳着数的手指,五指伸开在自己哥哥面前一晃,然后握拳。

“可是呢,我还有哥哥你和叶修在,你们是我的家人啊,有家人在的地方,不管是什么样,都才是家不是吗?”她眯起眼微笑,“所以这种事不用担心啦!我还怕你和叶修私奔了不要我了呢~”

“瞎说什么啊!谁要和他私奔!”苏沐秋有点炸毛,然后他也伸出拳头和苏沐橙轻轻一碰,“是,我们是家人。”

“这就对嘛。”苏沐橙转头就逗仓鼠去了,“哥哥你还是安心的等着叶修回来吧,我总觉得他有什么事没说。”

苏沐秋正要点头,门“砰”一声巨响,直接被踹开。

“我靠叶修你有病……吗……”青年跳起来回头大骂,然而看到对方三人的瞬间他愣了一愣。

苏沐橙把仓鼠捞进口袋里,和苏沐秋一起站起来面对来人。

“好久不见。”来人的影子在晚霞中被拉扯出模糊又暧昧的样子,为首的那个人跟他打招呼。

“是啊……好久不见,老韩。”苏沐秋下意识的把苏沐橙护在身后,看着对方的眸子里没有一点波澜。


“叶秋在哪?”韩文清开门见山。

“我不知道。”苏沐秋摆了摆手,“我没见过他……本人。欢迎光临寒舍,随意坐。”

韩文清铁青着脸一巴掌拍在门上,“怎么可能!叶秋肯定跟你在一起!”

苏沐秋顿时有种如果自己不认识他肯定已经吓得跪在他面前捧着钱包问“敢问大侠说的是哪个在一起”了。

然而,“叶秋真的没有跟我在一起,我从来没见过他。”苏沐秋一脸坦然。

看着韩文清一副准备挽袖子冲上去开打了的表情,张新杰在他身后扶了扶眼镜,开口了,“是说叶修。”

“哦!”苏沐秋一脸恍然大悟,“是说叶修啊!那你刚刚说叶秋干嘛?”他摆出一张无辜的脸。

林敬言跟在他们身后,特别心累的想扶眼镜,但是看到张新杰扶了就打算换个方式——于是他在心里吐槽:苏大大你不知道韩队问的是谁才怪啊!装的也太好了吧!

“不过你们要是问叶修,我也不知道啊!那家伙神出鬼没的,刚走。”苏沐秋接着说。

“苏前辈,我们明明看到他刚来了。就算走……他也没说他去哪吗?”张新杰问。

苏沐秋斜眼睨他们,“没想到几位……竟然有偷窥这种兴趣?”他指向始终温和微笑着的苏沐橙,“不信问沐橙。”

苏沐橙点头,“是的,叶修刚回来,然后就走了,什么也没说。”

韩文清“啧”了一声就转身准备离开,却被苏沐秋叫住,“我说老韩,你擅闯民宅破坏别人家门找人还二话不说就走了,太不够意思了吧?你到底找他干嘛?”

林敬言又开始刷弹幕:这一股叶修气息的苏沐秋是怎么回事?!老叶换皮了吗?!

韩文清的脚步只是顿了顿,然而他头也没回,“张佳乐……不,圣水。”

这次轮到苏沐秋惊愕了,“WTF?!”


评论(12)
热度(44)

© 茫然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