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永夜与黎明,灰色传奇。

天本清明,凭谁覆灭?

【伞修伞】如果我活在你的回忆

首先,超级抱歉,周更的《末日余晖》的03剧情删改了好多,没法按时更了,所以就写了这个补偿一下。

————

*原作向

*偏叶修中心



那年的冬天一定是特别冷的。

叶修把一束花放在一座墓碑前时想,他呼出的热气很快就消散成雾,修长的手指因为用力而勒的发白。

因为在他回忆里,那年苏沐秋去世的那一天明明是夏天,却让他感到了刺骨的寒意。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那种寒意,那种绝望和不知所措,从他的指尖蔓延到四肢百骸,反复刺痛。

叶修仰着头无声的长出了一口气,苍白的阳光顺着他脖颈的曲线滑落下来。

“我说,”他半蹲下身,屈起手指叩了叩墓碑,“挺遗憾的哈,你没有能跟我走过荣耀的这些年。”

第七赛季结束的这个夏天笼罩着蒙蒙细雨,H市的天气一直不见转好,空气中始终飘浮着不知名的香气,不知是树木的清香味终于在雨后被激发出来还是其他的什么。

叶修蹲在苏沐秋的墓碑前,一支细长的香烟在他指间静静的燃烧,在飘落的雨星中燎起一抹光热,他想跟苏沐秋说些什么。

他想说的很多。

他想说你当年怎么就这么突然的,一声不吭走了;他想说你去世时沐橙难过的哭的天昏地暗却很快又振作起来;他想说第一届冠军我不负你期望的拿到手了,甚至一连三冠,嘉世真的变成了嘉王朝,一个无人能匹敌的王朝;他想说沐橙带着沐雨橙风也加入了荣耀联盟,和第四届许多选手被誉为黄金一代;他想说你做的千机伞虽然暂时没法用——这个时候叶修自己都没想到在不久以后,君莫笑被他从尘封的记忆里带出来,重新铸造了辉煌——但是却邪和一叶之秋,已是被誉为了斗神的存在;他想说你不用担心沐橙,她现在过的比我都好,坚强自立,已经长大了;他想说现在的年轻人人才辈出一个比一个厉害,今年是微草一个大小眼的魔术师夺冠……

他想说的很多,很多,不知从何开口的多,但最后也只是化成了无声的凝视。

然而他最想说的却是:只可惜,这一切,你都没法看到。

叶修伸出手去摸墓碑上贴着的照片,照片上的少年笑容灿烂的像是能扫去所有阴霾。他的指腹轻柔的滑过苏沐秋的轮廓,像是抚摸自己的情人那般,最后堪堪顿住,停在了照片上那人的眼角。

他在心里叫了无数遍的那个名字,最终也只是在口腔内缭绕却没有发出声来。

“我这次是自己来的,所以你也见不到沐橙了。等明年吧。”叶修说着起身,他撑起放在旁边的黑色直柄伞,转头离去,不带丝毫留恋。



第八赛季的那个冬天,叶修和嘉世解约,到了兴欣网络会所当一个小网管。

那一年多发生了很多事,陶轩对外宣称叶秋主动退出嘉世,新崛起的轮回拿下了冠军,嘉世沦落出局,第十区出现一个带着自制武器搅的整个荣耀腥风血雨的人——

君莫笑。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荣耀即战场,征战的人绝不会知道自己的结局。

但唯一一样的是,他们都将殊途同归。

——为了冠军。

叶修拿着属于那个人当年最得意的作品——千机伞的时候,他也无法自抑的不断想起那个人,他的容貌,他的笑容,他的声音,他身上每一个地方,他习惯性的小动作……自己都一清二楚。

但他不敢回忆。

因为回忆的越多,就忘的越快。

就好像是因果循环,就和玩荣耀越久,就越发现许多新的东西一样,能再被发现的,自然也就越来越少。

叶修一遍一遍的回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记忆在不断美化,或者说淡化这些事情。他刻意的想,记忆就在不停的把过去的事情加工呈现给他,他回忆里的苏沐秋越来越完美越来越好——他甚至想不起来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重新用君莫笑这个号,拿出千机伞的时候,叶修的手不可抑制的颤抖了。

他说,你本该是荣耀里最有天赋,最有成就的人才对。

可是那个人已经不在了,所以才会有“本该”这种带了无数遗憾和惋惜的词。

叶修半垂着眼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像是要把对苏沐秋的回忆锁死在心底。



掀起腥风血雨的君莫笑的身份,终于被各个战队的对手或沉默或直接的揭露出来,兴欣战队隐隐成型,叶修在神之领域再次写下不灭的神话。

然而这个时候,所有的关注点都转变了。

散人?横跨全职业的自制银武?谁做的?

叶修笑着拢了拢大衣看向身旁的女孩,唇齿间弥漫出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他和苏沐橙站在苏沐秋的墓碑前,感慨万千。

这个时候他就想起有首歌,唱的那么激烈又悲伤,那首歌叫《If I die young》。

——若我英年早逝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

I’ve had just enough time

——短暂一生的锋刃,我只要足够的时间

但命运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

There’s a boy here in town says he’ll love my forever

Who would have thought forever could be severed by

——有人说他将永远爱我,谁会想到就此永别

但命运连让他说出这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叶修不是不知道他和苏沐秋之间已经隐隐越过挚友界限的关系,但两人都没有说。

他们都在等,有人的细腻让他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有人的傲气让他在等对方先开口。

然而事实上,这个机会还没等到,那个人却永远也不会再开口了。

叶修把这样的情愫重新埋在心底,他所要做的,不过是带着他自己,和苏沐秋的荣耀,继续走下去罢了。



第十赛季是一个充满了无数悬念的赛季。

轮回是否能三连冠再缔造一个王朝,霸图的老将们能否再拿下一个冠军,新崛起的兴欣能走到哪一步,原来的嘉世又将何去何从,然而话题终究围绕着一个——

冠军,将花落谁家。

对此,苏沐橙是一点疑问都没有。

叶修说他会回来,所以他回来了;叶修说兴欣要夺冠,那兴欣就一定会夺冠。

这就是她对叶修的信任,又或者是对自己已逝的哥哥的信任。

苏沐秋做出的千机伞和君莫笑,叶修是全职业精通的荣耀教科书,这两个人,两个天才,难道还不能再创辉煌吗?

虽然每个战队都有实力和野心夺冠,虽然叶修已经到了职业选手的高龄期,虽然挡在兴欣前面的除了轮回还有霸图,但是,兴欣是一定会赢的。

苏沐橙始终是这样想的,而对于叶修向来波澜不惊只挂着嘲讽的表情她连一点推测和怀疑都没有。

从常规赛第二场开始,叶修总是第一个出擂台赛。

像是某种标杆或者信仰吧?苏沐橙想,他不倒,兴欣就不会倒。

胜,胜,胜,胜……叶修连胜的众人都快麻木了。他横扫孙翔的一叶之秋,那个有他无数回忆的战斗法师;他打败被誉为荣耀第一人的周泽楷的一枪穿云,他才是真正的荣耀第一人。

37连胜,这是直到总决赛结束,叶修所创造的再一个奇迹。

38场单挑,除了第一场叶修没有出场,其他全部获胜。

是什么让他如此执着?这个像是神话一样的战绩被载入荣耀史册。

为了荣耀,叶修笑着说。

所有人都在遗憾叶修没有参加第一场常规赛的擂台赛,苏沐橙却只看到当事人对着电脑——或者说电脑屏幕上君莫笑撑开的千机伞——出神。

叶修对官方记者说法是给年轻人留下可以超越的机会,但他自己清楚并不是这样。

第28场连胜的时候,他和苏沐橙再去南山公墓看望苏沐秋,那个时候他就在想这件事了。

【叶修的手插在口袋里,君莫笑的账号卡就这样静静地躺在那。这个纪录,将牢牢的和这个角色捆绑在一起,而且它还没有完,它还将继续刷新。

我会让这个纪录保持永远的,不过,我一开始就有留下一场。算是留给你一个可以超越的机会。】

而最后,他站在那个属于冠军的奖台上,和兴欣的队友们捧着他人生第四座总冠军奖杯时,叶修恍惚间却觉得,这是真的和那个人,和苏沐秋一起得到的荣耀。

巨大的光柱打在他的脸上,他却看到远方有一个透明的影子朝他走来,那个人笑容温柔灿烂,像他回忆里那般美好。

他想伸出手去触碰,但那个影子早在他碰到之前就消散了。他看到那个影子用唇语跟他说,

“我在。”

炫目的白光环绕在他周围,像是吞噬了他。



叶修猛地睁开双眼坐了起来。

他的胸口剧烈的起伏,心跳快的不正常。

他贪婪的深吸着空气,飘浮着淡淡草香的空气。

初夏的阳光落在他眼底,闪耀出一片光斑。

叶修发现自己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像是午夜梦回时蓦然惊醒的巨大心悸,那种失去了什么的感觉在他胸口反复翻涌。

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那个梦延续了太久,他记不清他梦到了什么,但那种悔恨和悲伤他却清楚的记得。

身旁的人被他的动静惊醒,呢喃了一声翻了个身,把胳膊搭在了他的腰上。叶修转头去看,苏沐秋带着朦胧睡意的脸茫然的看着他。

他想起来了,荣耀开服有一年多了,之前研究一个打法熬到深夜,也不知道最后是谁赶谁才在凌晨睡下。

“怎么了?噩梦?”对方的声音有点哑,在初夏细碎的风声里流露出一种不真实的意味。那些温柔的光印在苏沐秋的脸上,把他的脸修的更柔和。叶修怔怔的看着他,像是要把他的轮廓刻进灵魂。

那种失去,失而复得的感觉太强烈,在看到苏沐秋的时候全部涌上心头,他忍不住伸手去摸对方的脸。

“干什么你!”苏沐秋一把抓住他的手,刚想坐起来,却被扑过来的叶修整个人又了压回去。

无数梦里片段在叶修脑海里闪过,全都是关于苏沐秋的记忆。

他的吻落在对方皮肤上,擦出干燥而细碎的酥麻。



在梦的最后,已经退役的叶修又被联盟拉回来当国家队的领队,带领中国队参加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

“一定要拿冠军啊!”大家这么说着,叶修也只是点上一根烟无奈的笑起来。

拿到队服的时候,他看着自己衣服上那个金色的“1”不由自主的想,如果苏沐秋也来的话,大概是0号吧。

但是,0,这个数字,在某个古文明的记载里,却意味着虚无和不存在。

叶修有点自嘲的勾了勾唇角,他抬头看向天空,初夏的阳光和回忆里一样,灿烂,惨烈,苍白。袅袅的烟飘起,缭绕在他眼前,模糊了追向远方的视线。



苏沐秋愣了一下,不理解对方这么做的原因。然而叶修那么热切的吻几乎要淹没他。

他们唇齿相交,带血的缠绵,那种失去的巨大惊恐感吞噬了叶修,他和苏沐秋亲吻间反反复复都在说着一句话,像是呢喃,又像是呓语——

我不要你活在我的回忆里。

徐徐的风从窗户里温柔的灌进来落在两人身上,他们在初夏的晨光里仰起头,四目相对,久久无言。

你还在,这就够了。


————


【】里的话出自原文一千三百四十三章《没有如果》,我觉得我是没法转述这句话的,这句话里……那种情感太深也太浓烈,无论是对挚友的情谊还是对逝者的挽叹,再或者我们将它理解为两人之间无数回忆和遗憾。所以就用了原文,还望不要介意。

还有我明明感觉我写了好多啊!怎么才4000啊!哭。



三水草夕

2015.11.21

评论(7)
热度(49)

© 茫然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