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永夜与黎明,灰色传奇。

天本清明,凭谁覆灭?

曾在街角遇到这样的人


01

彼时我刚到杭州,人生路不熟,在繁华的街道乱转,拖着行李箱挤过人群聚集的地方。

来之前就听到有导游大肆介绍这条街,大抵多年前是什么电竞俱乐部开启一个王朝时代,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不过我只是听听笑笑,只言片语,却没深入去了解。

人群里男男女女高喊着一个名字,听发音应当是“叶神”,不知男女,未见其人。粉丝们拉着巨大的横幅欢呼雀跃,我瞥见电竞游戏的LOGO,啊,这个。

——荣耀。

荣耀加身,有所荣焉。

即便未曾涉猎过,却一定会了解到的就是这个游戏了。身边人人都能稍微提上两句,导致即使近年来忙得几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研究狗也有所耳闻。

这个电竞时代的巅峰作品之一,操作度非常高,高到能自创武器改变技能,有独立的登陆系统——据说在刚出时就席卷了所有网吧——甚至要出一支代表国家的队伍去参加世界竞技赛。

我心下感慨,略有些走神,刚刚转过拐角,猝不及防差点撞上一个人。

那是个年轻男人,眉目敛着,看不大出来样貌。他微低着头,黑发扫过后颈,对比着骨节突出的地方白得几乎发光,像是常年不见光捂出来的,带着某种展翅欲飞的削瘦感,偏偏人如深岳巍然而立,气场浑然自成一体。

这等风采。

我看得愣住。

怔然后反应过来急忙道歉,尽管并没有真的撞上对方。

男人微微侧过脸,分过一个眼神,伸手拿下了嘴角的香烟,冲我宽慰地一笑,唇齿鼻息间弥开轻薄的烟雾。

在他转过来看清容貌的那一瞬间我甚至有点失望,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英俊,只能说是温和清秀,甚至带着点让人舒适的暖意。然而他那一笑,又仿佛有某种更深的东西浮出表面,带着点俯瞰尘世的漫不经心。

而且他的手很好看。这是我的第二个想法。

可惜匆匆碰面而已,此生大抵不会再见面。我不知道他是谁,也无意去问联系方式,不过萍水相逢罢了。

尘世一遭,相遇别离都是太普通的事。

我收回黏连的目光,却无法否认这个男人身上独特而复杂的气质令我心动。

最后我仍是忍不住再次回头。

男人双手插在口袋里懒散的靠着墙,建筑间投下的阴影里他叼着的烟火星微弱,嘴角不经意扬起了弧度,眉眼淡然。

他唇角笑容似冷淡似嘲讽,眼底却灼烧着不熄的热情。

明明那么细小的火,却燎起了大片世界。




02

记得前几年去广州玩,正碰上某家举行车展,便顺道去参观。

广州傍海,靠近海岸的地方连空气里都带着点腥咸的水汽,绵延开的水土养人,应自有一份变化莫测。

车展里虽有冷气,人群带来的热量却将其抵消,来来往往让人略觉得吵闹,于是我出了展厅呼吸新鲜空气。

“……那边好像有车展?”

旁的传来的声音一下子抓住我的注意力,这声音清而亮,像琴弦拨响缭绕着余韵,只是前面的称呼我没有听清。

我转过头寻向声源处,一注意到后便很容易辨出。

叽叽喳喳的说话声隔着人流都能听到,转角处一笑容灿烂的青年正不断的和身旁的人说话,他发色偏浅,在阳光下恍若镀金,离得不算远,所以我看得清他的脸,称得上剑眉星目,是人群中非常显眼的类型。他说话时表情生动,肢体语言丰富,语速快到甚至字音重叠,尾音微尖,如一尾小小的勾。

看着他,有一瞬间我想起了晨风之下张开羽翼的鸟,金色流转翅尖,喙啼婉转。

他身旁的人看着他,笑容温和。

两人之间的气场微妙,像是相处默契的搭档,又如同关系熟稔的家人,在朋友的基础上更有一份别的同患难的亲密。

一般人听此类长篇大论,多少有些不耐烦,但这青年确有一位极好的同伴,看得出其耐心姿态毫不作假,并时不时低声与其交谈。

此人眉宇温润,整个人都带着一点翩翩公子的意味,做什么都不急不躁,能让人不自觉地放松下来,与前者带来阳光明媚的感觉截然不同。

我不由得多看了他们几眼。

一个像是炽热的阳光,一个像是无孔不入的流水。

闪耀过,惊艳过,终归寂于平静。




03

后来跟朋友去了云南,春城昆明果然不虚其名,气温维持在一个相较温和的数字,连绿化都要比别的地方多上几种花。

花卉集市上五花八门色彩艳丽的植物让人眼花缭乱,我挑选着喜欢的多肉,打算摆在电脑前挽救一下常年面对电子元件的视力。

老板热情地介绍各类多肉不同特性,听闻我是外地人,还推荐了几个景点。

“我不二!”

突兀又近在咫尺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未及抬头去寻找,跳跃的马尾已经从眼前晃过。

还没等我看清,老板先笑开了,指着走过的青年,告诉我他常跟朋友来市场转,年轻人热情开朗,说话又有趣,这不少摊主都认识他了。

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前方那青年头发扎了个小辫,像是染成了暗红,走路带颠,像是小孩子似的蹦蹦跳跳。

看不到正脸,他身上满满洋溢着的活力让我有点难以辨别其年龄,说是青年又带了点男人的气场,说他成熟却相对相对身旁人显得过于青春。

他跟面前的人半开玩笑地争吵,对面的男人双手插在裤兜倒着走路,时不时偏头看一眼身后。我正好面对他,他轮廓硬朗,短发利落,举手投足间自信果决,甚至带了点霸道。

面对好友的辩解,男人不置可否,唇角一勾,笑得痞气,直逗得对方气急败坏但又无可奈何,可见其关系亲昵。

两人吵吵闹闹地走远,但却像是带着奇妙的感染力,不由自主地,我也笑了起来。

他们身后,花圃里鲜艳而多种的花正热烈开放。

花那么多,所以百花也不曾凋落。




04

转角边曾遇到无数的人,而实在有幸,曾遇到过他们。


————



这个是之前写的段子,拉出来重新扩写一下。很仓促。大概就这样了。

希望有朝一日真能偶遇。



2015.5.27
重修2018.7.17

评论
热度(24)

© 茫然天 | Powered by LOFTER